“站姐”的饭圈生活:参与“制作”偶像

  站姐:参与“制作”偶像

  铭涛“用爱发电的方法”是46页PPT。在公司的内部分享会上,她介绍自己的另一个身份——“站姐”。

  在娱乐产业发达的韩国,站姐是指使用高级相机拍摄偶像的粉丝。他们出没在偶像公开的活动、演出现场,甚至是不公开的私人行程,以偶像的活动路线来规划自己的生活轨迹。  

  铭涛的饭圈生活截然相反。她不跟行程,在上海一家游戏公司做市场营销,跟大部分上班族一样,早出晚归。周末和晚上七点下班之后,她在手机和电脑上为偶像无偿“打工”。

  11月9日,铭涛被邀请作为演讲嘉宾出席了中国第一届站姐大会,主办方将 “站”解释为“明星的后援会、粉丝会、贴吧、网站、个站等,而站姐正是这些粉丝组织的管理者。他们将粉丝集中在一起,为明星打榜投票、组织应援、落地公益、宣传安利,是正确引导粉丝行为的核心力量”。

  应援的“排面”

  铭涛不喜欢站姐这个称呼。在她看来,这个名称带有一种蔑视的味道。

  如果不是“站姐大会七不准”上了微博热搜,这可能只是一个40多人的内部分享会,现场没有邀请媒体,也没有赞助商。

  “站姐七不准”中,不准辱骂其他站姐、嘲讽别家粉丝站、diss(诋毁)任何爱豆、当场battle(对决)、出门约架、传播不实信息和偷拍内场照片。逗得网友在微博上看热闹,还有呼声想看她们“互扯头花”。

  如果说刘德华时代的粉丝是单向追随,李宇春时代的粉丝有了消费力和购买力,站姐时代则是在此基础上,关心明星的传播力、路人缘,并亲自下场“打造”偶像,像是“野生”的经纪人。

  参加站姐大会前,铭涛把分享内容发到内部微信群,确定不会有敏感信息对自己偶像产生负面影响。站姐善于为偶像营造“排面”,小到每一个粉丝手中的灯牌、手幅,大到全球一线城市最中心的大屏幕,都是一次应援的排面。

  2018年夏天,铭涛所在的粉丝站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完成了偶像的成人生日会应援。

  为了效率,内部分成了6个小组,分别负责:策划、文案、美工、外联、后勤和财务。因为一个人,天南地北的女生聚在一起,最远的女生身处北美。

  第一件事就是集资。贡献三千元以上可以进入一个微信群,专门监督粉丝团的应援过程。群里除了和铭涛一样的上班族以外,只有两三个学生,平均年龄也在30岁左右。

  钱是粉丝对偶像的情感表达。为了刚出道的偶像进入更具商业价值的微博榜单,她每天卡点送花,凌晨2点刷新数据,早上10点准时看排行榜名次有没有发生变化。长时间的作息不规律,导致她长了很多青春痘,半年以后脸上还有痘痕。

  全靠站姐自掏腰包并不是长久之计,为了维护粉丝站的发展,他们会生产明星相关应援周边或是集资。比如,图片博主会把跟行程拍下的图片做成写真集卖给粉丝。铭涛和其他站姐通过集资和售卖定制的生日周边、举办了一场影展,一共凑得了一百多万元的应援资金。

  偶像生日会的应援不可掉以轻心。资金到位后,站姐们先是做了粉丝调研,分析4000多份有效问卷后,尽量做到让更多粉丝满意。问卷的结果显示,这位选秀出身的“鲜肉”偶像,粉丝99%是女生,其中18~22岁的大学生占比最高,达到51.1%。

  服务粉丝,增加粉丝对偶像的黏性也是站姐的职责之一,根据4000多条投票和7万字粉丝建议,最终生日应援的大概方向为:多公益、有排面、性价比高、走心。

  筹备期的三个月,铭涛属于自己的时间全部用在偶像身上。她常常跟大家一起累趴在电脑前,忙得在公司的桌子上睡了好几个通宵,再互相打气说是给偶像无偿打工。

  她在游戏公司接触过金额更庞大的项目,但也没这么累心。因为在应援这件事上,大家都不专业,从应援活动的规则设置到每一块广告牌的价格谈判,每一步都要自己摸索,每一个细节都需要去把关。

  “买这么多专辑,但是你只有两只耳朵”

  铭涛所在的粉丝站,有10万的粉丝基础。《粉丝经济4.0时代白皮书》指出,粉丝团体已具备较强的组织力、传播力和造势力。但站姐内部并非总是团结。

  2018年11月,铭涛的偶像所在的男团发布新专辑时,粉丝站内部有过一次分歧。有人不想因为一个人而购买团体专辑,铭涛说:“本来这个男团出道就是大家竞争出来的,即使是出道以后也是保持着合作但是又有竞争关系”。刚刚经历了“双11”和10月的生日应援,大家消费欲望比较低。

加盟热线:400-123-4567

Copyright &威尼斯人 版权所有   粤123456789-1号